決明子醉酒辭

決明子好酒。常偕友飲於龍門山之陽,自晨至昏,相與醮飲,默然無一語者。酒畢客起,振衣拂袖不辭而去。決明子亦起,淨其觚碟,糞除狼藉,獨然而臥。若天不假便,淫雨霏霏,邀客而不至,則自酌於煙雨之中,以青鬆為友,蒼竹為伴,竟日獨酌而不起。

決明子嚐日飲三鬥而不醉。醉則箕踞巨石之巔,敞襟捋須,曲膝長歌。其辭曰:

黃帝氏遊兮醉鄉之都,堯舜之獻兮千鍾百壺,阮陶並遊兮沒身不返,度我甲子兮醉之鄉,吾之願兮死葬其壤。

吾之酒也,麥曲之英,米泉之精。

吾之飲也,操卮執觚,捧甖承槽,銜杯漱醪。

吾之醉也,昏昏然不酗不醟。經雷霆而不聞,過泰山而不睹。淳淳然醍醐沆瀣,陶陶然無思無慮。惶惶然不得寒溫,不覺憂樂。

吾之友也,搢紳處士,南僧北道。皆嚐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且飲之輩。

歌畢,則枕麴藉糟,俯觀萬物,陡生江河浮萍之心。

(某年月日,決明子偶讀《醉鄉記》《酒德頌》《酒功讚》《酒譜》《北山酒經》有感,揉其文而作《決明子醉酒辭》。)

本號全文言創作,歡迎關注。

您可能還會對下麵的文章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