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明子 | 令人聞風喪膽的三種化合物,你了解嗎?

實驗室劇毒化學試劑的確不在少數

但是讓人聞風喪膽的三種化合物:

三氟化氯、疊氮化氮、硫化丙酮,

可是劇毒試劑的“佼佼者”了。

為了大家的實驗過程中

能對這些劇毒試劑有一個清晰的認識,

小藥仙今天就來給大家介紹一下

真正可怕到了傳說級的東西,你是不會輕易看到的——因為所有人都不想碰它。

二戰時德國就曾試圖把它搞成燃燒武器,而美國人也測試過用它來做火箭燃料。當然這些嚐試全都沒有成功:這貨燃燒起來當然是足夠給勁了,但它燒得也太不分場合了,還沒發射出去自己人先掛了,這納粹都受不了……

三氟化氯平時是裝在金屬容器裏麵的,這幾乎算是唯一能暫時控製它的方法了,隻要預先經過處理形成了金屬氟化物保護層,它在一些常見金屬製成的容器裏麵還可以保持安穩。而在這次事故中金屬容器還是翻了車:據資料記載,當時人們把金屬容器放在幹冰浴中降溫,這是為了讓三氟化氯在低溫下更穩定一些。

然而低溫也讓金屬容器壁變脆了,結果人們迎來了災難性的一幕:907kg冰涼的液態三氟化氯泄漏了出來。

這些三氟化氯不僅燒穿了30厘米厚的混凝土地板,而且還腐蝕了下方將近一米的礫石。當然,這過程還伴隨著包括氯氣、氟化氫在內的大量有毒蒸汽。一位目擊者驚呼:“混凝土都著火了!”(The concrete was on fire!)

“水泥在燃燒!”

這是當時在場目擊事件的人的描述。如果哪天你聽到了別人和你說出水泥燒起來了,不要急著打賭,因為他有可能說的是對的。

因為三氟化氯活潑的化學性質,任何接觸它的設備都必須經過仔細的清潔以及保證氣密性。不幸中的萬幸,它會立刻和容器內壁反應生成不再參與反應的氟化物,從而我們可以方便地貯存。

疊氮化碳,這是一種被稱為史上爆炸性最強的物質。它還有一群“暴脾氣”的夥伴,被稱為高氮含能化合物。

它的秘密藏在它的結構中。兩個氮原子能夠形成這個地球上最穩定的分子之一,氮氣分子,在自然情況下隻有閃電可以打斷。人類為了把氮氣合成為氨氣從而製成氮肥真的是費勁了九牛二虎之力。所以當兩個氮原子結合在一起時,將會釋放出巨大的能量。然而擁有 14 個氮原子的疊氮化碳,相互之間沒有一個是以三鍵連接。

一點微小的擾動都能讓疊氮化碳爆炸。所以對於科學家們而言,這些物質讓人敏感到如何測量它的敏感度都是一件讓人覺得很敏感的事情。

疊氮化碳對環境的敏感度超出了我們的測量極限,一點點的撞擊、摩擦測試都會導致其分解。

那麽疊氮化碳在什麽情況下會爆炸呢?

移動一下、碰它一下、把它放在玻璃板上、被強光照一下、被 X 光照一下、放進光譜儀、打開光譜儀……

甚至你什麽都不做,隻要它心情不好,它也會炸。科學家們把它放進無光、恒溫的防震箱,盡管沒出意外,但它還是爆炸了。

合成的科學家 Klapötke 稱這個發現是“激動人心的”。 從某個角度來講,合成出了疊氮化碳還健健康康,確實挺激動人心的。想到這,我們不禁對這些擁有獻身精神的科學家們肅然起敬。

這種物質不會突然爆炸,不會讓你生病,也沒有那麽誇張能夠讓水泥都燒起來,但是它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最臭的物質,硫代丙酮。

因為大部分的含硫的有機氣體都是由腐肉散發出來的,不斷地進化讓我們的身體對含硫的有機氣體惡臭氣味十分敏感。

德國弗萊堡市

下麵這個例子可以展現硫代丙酮這份安靜但又恐怖的力量。1889 年,德國弗萊堡市肥皂廠的化學家們正在研究三丙硫酮用以調製香料,然而三丙硫酮不幸分解為硫代丙酮,由於它的氣味,在實驗室周圍半徑為0.75公裏(0.47英裏)的地區居民發生嘔吐,惡心和神誌不清的情況。

硫代丙酮因其極其惡臭和使人昏迷,誘發嘔吐並能夠被長距離檢測的能力而被認為是危險化學品。

1967年,Esso 研究人員在英國牛津南部的一個實驗室重複了裂解硫代丙酮的實驗。他們的報告如下:

最近我們發現自己身上的氣味問題超出了我們所預想的最糟糕的情況。在早期的實驗中,一個瓶塞從瓶子上蹦了出來,盡管立即更換了瓶塞,但卻立即引起了 200 碼外的樓內工作的同事的惡心和不適。我們的兩位化學家隻是研究了微量三硫丙酮的裂解反應,他們卻發現自己已經成了餐館的敵對目標,並遭受了被女服務員用除臭劑噴灑的羞辱。

為了讓大家有一點更加直觀的印象,讓我們來聞一聞硫代有機物家族另一位成員——乙硫醇的味道。乙硫醇通常作為天然氣中的警覺劑,用以警示天然氣泄漏,以具有強烈、持久且具刺激性的蒜臭味而聞名。空氣中僅含五百億分之一的乙硫醇時(0.00019mg/L),其臭味就可嗅到。

雖然看起來硫醇都很臭,不過有趣的是,隨著分子量的增加,硫醇的臭味漸弱,九碳以上的硫醇則有令人愉快的氣味。

當然,這個結論,是用人的鼻子聞出來的。

您可能還會對下麵的文章感興趣: